你不曾真的离去 你始终在我心里 ——全国人体器官捐献缅怀纪念暨宣传普及活动代表发言摘要
2017-04-05 10:28:34| 责任编辑: 管理员 | 来源:  

有一种大爱,播洒希望,让深陷绝望中的人们看到曙光;有一种善举,迎向新生,化素昧平生为血脉相连。这种善行义举,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这种人间大爱,让濒临绝望之人看到希望之光。

这就是人体器官捐献及其意义。

3月30日至31日,在中国传统缅怀逝者的清明节即将来临之际,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在上海举办2017年全国人体器官捐献缅怀纪念暨宣传普及活动,缅怀纪念器官捐献者、宣传普及器官捐献理念。

活动中,器官捐献者家属代表、接受者代表、器官捐献志愿者代表、移植医生代表和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代表分别发言。器官捐献者的大爱故事令人动容,工作人员的无私奉献令人敬佩,移植患者的真诚感激令人感动。

现予整理,敬献读者。

器官捐献,我们同意!

器官捐献者余奕璇的妈妈   郭爽

我的女儿,余奕璇,我们都叫她果果,她是一个13岁、有梦想的阳光女孩儿。她刚上初中,本来学习压力就很大,却梦想创办一个自己的电子杂志。2016年9月16日,她为自己文学社的第一期电子杂志做了首次人物专访。那天晚上,她召开了第一次文学社社长会议,还为自己的文学社电台做了第一次播音。

女儿从来不贪恋电视剧和玩游戏,她喜欢画画、写小说、写人物分析、写诗、写同体文……因为梦想太多,她好像总觉得自己时间不够用一样,把一天当成两天用。

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播音那天晚上,她兴奋地对我说:妈妈,你知道吗?我对自己的工作效率非常满意!

然而……几天以后,我的宝贝女儿,却永远地离开了我。

9月21日早晨7点半,老师打来电话,说孩子半夜呕吐,不舒服,让我们赶紧带孩子去医院。起初果果只是说没力气、头晕,以为是胃肠道感冒,医生做了常规检查后让我们回家休息观察。

中午从医院回家没多久,果果突然倒在床上,双手开始不受控制地挥舞。全家人都吓坏了,立即叫救护车把她送到儿童医院。没想到孩子送到医院后就不行了,呼吸衰竭,被送进重症监护室……

一切来得太快了,快到我根本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宝贝儿就再也醒不过来了。我再也不能牵着她的小手,再也看不到她躺在我怀里撒娇的样子,再也不会听到她甜甜地叫“妈妈”了。

21日晚,专家会诊后宣布,我的女儿已经没有了任何手术机会。

那一夜,我们彻底绝望了;那一夜,我们束手无策;那一夜,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儿从我们眼前离开;那一夜,孩子的爸爸避开了我,一个人躲在楼下失声痛哭;那一夜,我们彻夜未眠,相拥坚守在ICU门外……

22日一早,ICU主任找我和爱人谈话,希望我们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他还告诉我,如果你们愿意,还有另外一个选择可以让女儿的生命得到延续。主任话未出口,我和爱人一下子就明白了,我俩心领神会地四目相对,几乎同时脱口而出:“器官捐献,我们同意!”

那一刻,我们的情绪慢慢地平静下来,所有的苦痛一点点地消解,甚至转化为内心深处的慰藉。我们的女儿可以以这种方式继续存活在这个世上,她将得到重生。她的器官将会陪伴着新主人一起成长,一起去实现女儿没有完成的梦想,她的角膜还能继续看见世上的美景!

我们觉得女儿没有离开,她依然跟我们一起呼吸着同样的空气,沐浴着同样的阳光和雨露,生活在同一片星空下。

2016年9月23日下午,我们放弃了无效的治疗,同意拔掉呼吸机。捐献手术前,我和爱人手牵着手,向女儿作最后的告别。我们没有哭,我们发自内心地笑了,我们抚摸和亲吻着女儿冰凉的脸颊,默默地为女儿祝福,希望女儿的生命得到重生。

2016年9月23日,我永远记得那个日子,我的女儿永远地离开了她深爱的妈妈和爸爸。

2016年9月23日,我永远记得那个日子,我的女儿在这一天得到重生!

果果,我的女儿,我的骄傲!你13年的生命是灿烂的,你的道别是深情的。宝贝儿,妈妈和爸爸会永远铭记你的笑,你的好。

感谢红十字会,感谢移植医生,是她们帮助我们完成了女儿生命的延续,让我的女儿以另一种方式继续活在这个世上。感谢那些接受我女儿器官的人,因为你们的需要,我女儿才有机会继续存活在这个美好的世界上。感谢红十字会,为我女儿举行了一次隆重的人生告别仪式,为女儿去到天堂的路上铺满了鲜花……

宝贝儿,你就是星空中那颗最亮的星星,划过天际,宁愿坠落,也要留下片刻的美好!

宝贝儿,你转瞬即逝,那一瞬的光亮,却照耀了整个世界!

宝贝儿,爸爸妈妈永远爱你!

宝贝儿,感谢有你!

生在延续,爱就没有终结

器官捐献者曲昌荣的姐姐   曲淑青

昌荣离开我们105天了,但在家人心里,他从未走远。爸妈常说,孩子还在北京,就在电话那头。

大弟的好领导、好兄弟,网信办的侯局在微信里和我说,“这几天,两次梦到昌荣,似乎是出差回来,神采飞扬地讲所见所闻,身材也强壮了许多,看样子状态很好,自得其乐”。

大弟,从你生病的那一天起,姐姐就成了爸妈的支柱,我连夜从家里赶到北京,直到送你离开。一个多月都没有回家,我怕一转眼,就见不到你了。在爸妈面前,我强装坚强,笑着向他们传递每一个生的希望,生怕一个坏消息会击垮他们孱弱的身体。

也是从那天起,单位的领导、同事、朋友、医护人员组成了温暖的大家庭,开启了爱的接力,接续生命的希望。

大弟,我这次来上海,爸妈非常支持。他们说,咱们一定要用行动支持全国器官捐献工作,让更多人认识到,这是件功德事。你的小外甥梓琦也来了,他说没看到你最后一眼,这次来缅怀疼他爱他的舅舅。

大弟,你生前乐观、豁达、热心助人,你生病后又得到了众人的关爱,我们也要让爱流动起来,让绝望变成希望,让生命延续生命。

器官捐献,的确是一个艰难的选择。爸爸首先同意,他说这么多天心里一直憋着,明白了这点反而释然了。其实最难下决定的还是咱妈,当妈知道你再也救不回来了,哭了好几个晚上。她说,“我疼自己的孩子,天下哪个爹妈不疼孩子!我的儿子留不住了,他生前就爱帮助人,如果他能帮助别人家的孩子好好地活着,世上就会少一个像我这么痛苦的妈妈,我和他都会高兴!”当器官捐献协调员尹大夫问我们,选择哪种捐献方式时,咱妈斩钉截铁地说:“哪种对受捐者有利我们就选哪种!”

堂弟从老家赶来,跟咱妈说:“婶子,俺娘在家骂你呢!说你怎么这么狠呢?”悲伤易,坚强难,开明、达观更难。大弟,咱妈是伟大的母亲,有大格局的母亲。她支持公开报道,并坚定地说:宣传出去,带动更多的人打开老脑筋,接受新事物。

每个人都是天使,上苍派遣他来完成光荣使命。我们要珍视至上使命,让每寸光阴都滋润爱和生机,让每次相互凝视都充满光明。这段时间我读了很多网上纪念你的文章,你真诚待人,热爱工作,为新闻和网信事业几乎倾注了所有时间和精力。你用生命的宽度和厚度丈量完人生的历程,实现了人生的价值。

当你圆满完成使命而离去时,我们感谢你带来的爱和美好,同样用爱和祝福为你送别。在你的告别仪式上,你生前的领导和同事们、朋友们都来和你道别,我和小弟俯下身来,贴着你的额头,最后一次亲吻你。恍惚中,我眼前又浮现出小时候,我左手牵着你,右手牵着小弟,一同嬉戏玩耍的情景。感谢你带给我们的快乐时光。

爸妈从小教育我们要认认真真读书,堂堂正正做人,你做到了。我和小弟虽不能像你一样优秀,但我们也要为这个社会做出力所能及的付出。小弟多年来共献血45000毫升,获得全国无偿献血奉献金奖,2008年还进行了造血干细胞捐献登记。我深知家庭教育的重要性,正在全力实践和推广国学经典教育,弘扬传统文化,播撒真爱,让生命更有意义。

这是光荣伟大的事业

广西桂林市红十字会协调员   李霞

在6年协调员生涯里,作为爱与生命的传递者,我一次又一次地见证着凋零与新生、绝望与期冀、放弃与坚守、欣慰与感动。

那些感人的故事,时常在我脑海盘桓;那些鲜活的名字,让我永远无法忘记。器官捐献者的人生轨迹各不相同,但殊途同归的是:他们将大爱延续,在生命逝去的那一刻,帮助另一个生命获得重生。

6年的协调员工作中,我已经记不清多少次独自夜归时,满身疲惫但心中温暖;也记不清多少次合家团聚时,接一个电话立即出发;更记不清,在我参与协调的300多例器官捐献中,有多少次是在节假日,或者是在淅沥雨夜中……

朋友问我,你身患癌症又快退休了,为什么还这么拼命?

是啊,我也这么问过自己。可每当电话铃声响起时,我似乎感到一双双期冀生命的眼睛在注视着我、等待着我,我必须迈开步伐,踏上征程。

生命只有一次,作为协调员的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坚持与奉献,帮助他人延续生命,这是多么值得自豪,又是多么光荣和伟大的事业。面对天使一般的捐献者,面对那些因我们的努力而重生的生命,我们愿意时刻准备着,与时间赛跑,为生命接力。

做好事不要等,不要停

器官捐献志愿者   粟岩奇

我和红十字结缘,缘于30多年前的一次无偿献血,至今我已累计无偿献血250多次。

50岁过后,我与妻子商定,以后即便不能献血了,也一定要延续爱心,我们决定“活着献热血,身后捐器官、捐遗体”。

2013年3月,我们全家三口一同登记捐献器官和遗体,成为天津市首个“双捐”登记家庭。我们全家有一个共识:献血,是用可以再生的血液,挽救不能重来的生命;而器官捐献,则是在生命走到尽头时,用自身的一部分,挽救他人的生命,这是至善至美的大爱。

作为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服务总队副总队长、天津市志愿大队队长,我积极参加器官及遗体捐献志愿服务活动,带动更多人加入志愿者行列。

投身于遗体器官捐献志愿活动,绝不是一时冲动。这些年的志愿者活动,使我深深认识到:首先,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红十字志愿服务活动使我更深切地体会到了一个公民应有的责任和使命。其次,做好事不要等,因为很多需要帮助的人等不起,特别是那些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做好事不要停,要坚持做、做到底,因为人格修炼是一辈子的事。

我将不忘初心、奋力前行,争取传递更多正能量,为中国器官捐献事业贡献力量。

这是蓝天下最高尚的爱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   樊嘉

人体器官捐献移植,连接生死。器官捐献移植中的每一个环节:捐献者、协调员、移植医生、接受移植的病人,都是连接生死缺一不可的角色。

我是一名肝脏外科医生,从事肝脏方面的临床、科研、教学工作三十余年。在我的从医经历中,我参与了中国肝脏移植的每一个发展阶段,深切体会到我们的移植工作发展到今天的水平是多么来之不易。2015年被誉为中国器官捐献移植实现“里程碑式”转型的一年。这一年,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成为移植器官唯一合法来源。这一年也是器官移植存活率最高的一年。2015年,中国正式加入器官移植国际组织,我们深感中国器官移植工作前途光明,也深知器官移植工作任重道远。

作为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院长,我也注意到不仅器官捐献的观念需要宣传普及,器官移植也需要更多人深入了解参与,这样才能挽救更多人的生命。今年正值中山医院建院八十周年,八十年来,中山医院始终秉承“一切为了病人”的宗旨,以严谨的医疗作风、精湛的医疗技术和严格的科学管理,努力为广大民众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这期间中山医院取得了很多卓越的成绩,尤其在器官移植方面做出了许多首创性的工作。

2013年3月4日,我院全体党政负责人集体签署了人体器官捐献自愿书,自愿加入器官捐献行列。此外,我院还整合了医院的所有资源,建立了一整套完善的机制,为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保驾护航。作为院长,我有责任、也有信心把我们的移植工作发扬光大。我们仍将继续发扬中山精神,竭尽所能,合法合规合理地为器官捐献者提供人文关怀,安全高效地为接受器官捐献的患者提供医疗服务。

器官捐献是蓝天下最高尚的爱,中山医院愿与大家一起在阳光下前行。

我会带着你的爱,好好生活

器官移植接受者   吴玥

我是一名肺移植患者,在无锡市人民医院手术至今已经3年7个月了。

2013年5月,我被查出患有晚期肺淋巴管平滑肌瘤病,这是一种罕见病。确诊后的我,24小时吸氧,无法下床行走,基本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我无法工作,失去了经济来源,治疗费和医药费也给家里增添了沉重的负担。看着日渐憔悴却依旧坚强的父母,我一度觉得自己是个累赘。可是,我想活下去,因为只有活着,才有机会好起来,才有能力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情。

医生告诉我,器官移植是最佳选择。我深知,器官资源十分稀缺。那段时间,我常常怀疑,怀疑自己能不能等到移植手术的那一天。

我足够幸运,2013年8月31日,我终于等到了合适的肺源,可以进行双肺移植手术。对于捐献者的信息,我并不知晓多少,只知道那是一个比我年轻的农村少年,他的器官拯救了至少4个人的生命。得知消息的那一刻,我心中满是对他和他家人的感激和崇敬之情。我必须努力,努力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不仅为我,也为他。

在无锡市人民医院,经过陈静瑜院长和他的肺移植团队9个小时的手术,我重新自由呼吸,开启了生命的新篇章。术后康复的过程是辛苦的,尤其是手术后的第一年,疼痛、发烧、呕吐、肠胃不适、药物反应都让我难以忍受。因为气息短,连大声说话、唱歌都做不到,甚至爬一层台阶都是痛苦万分的事情。身体在煎熬,心情很糟糕,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在哭泣,这也让我愧疚,因为大家都说伤心会伤肺,我却白白辜负了这么好的肺源。

我要改变,我狠狠地大哭一场,心里不停地对捐献者说“对不起”。我答应他,从那以后,再也不轻易落泪,好好地生活。

我积极做康复训练,吹水泡、步行、登梯试验……在新肺的陪伴下,我去学习、去健身、去写作,完成了很多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如今,我已经回归职场,开始正常的生活和工作。

我在心里一遍遍勾勒着这个从未谋面的恩人的轮廓:我只知道你比我小,就叫你“放牛小弟”好吗?我时常想象你的模样,黝黑的皮肤,壮实的身板,笑起来白白的牙齿……

这些年,我听过太多人对我说“不公平”“不幸”,但我不这么认为,我们承受了生命中坏的事情,就一定能等到好事情的到来。患病需要器官移植,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但是能够等到爱心捐赠,又何尝不是莫大的幸运。我和病友们交流过,大家普遍都有强烈的意愿:以后若有不测,救治无望,愿意把我们能捐献的器官统统捐出去。

我时常想,那些伟大而崇高的器官捐献者,与我们这些接受者素昧平生,可是却因一个善举将我们的命运紧紧连在一起。逝者的器官在我们的身体里运转,我能够感受到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留恋。我也衷心感激家属们的理解与博爱,因为你们的无私捐献,我们才能在绝境之中看到希望。

我们感恩、乐观、坚强,热爱生命,再努力将爱心传递出去。用爱传递希望,以爱改变生命。这正是器官捐献者及其家庭对我们最大的启发。

最后,我想和我的捐献者,我最亲爱的“放牛小弟”说几句话。弟弟,你在天堂还好吗?姐姐现在很好,姐姐非常感谢你!尽管我们从未谋面,你却是我最亲的朋友和家人。尽管生活依然离不开病痛,依然有风雨袭来,但是因为你,我会努力地坚强地好好生活。亲爱的弟弟,我想活得更久一点,带你去看更美的世界。

泰戈尔在《飞鸟集》中写道: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能报之以歌者,皆因你们的爱。

世界因你们而更加美好

器官移植接受者   姚银渊

我叫姚银渊,今年34岁,来自浙江海宁,是一名大学生村官,从2007年大学毕业就应聘在基层村、社区服务已经十年了。我热爱这份工作,我的服务对象是最普通的居民群众,为他们排忧解难是我最大的快乐。

2014年9月,我在浙医一院确诊得了肝豆状核变性,这是一种比较少见的遗传病。此时我的病情已经到了肝硬化晚期,经过多家医院确诊,必须进行肝移植手术才有望继续生活下去。

我生在一个普通家庭,父母都年近六旬,父亲早年下岗后靠农用三轮车拉货为生,母亲在当地工厂打零工,当时我结婚才半年。得知这一消息后,母亲终日以泪洗面,父亲沉默不语,妻子心理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们不仅担忧手术带给我的巨大风险,更担忧是否有合适的肝源。因为是遗传病,医生直接否决了活体移植的方案。平日里我极力掩饰痛苦,不想增添家人的担忧。

在浙医一院排队六个多月后,医院终于通知我去住院等待手术,在等待的26天里,我从病友身上学到了很多知识,得到了很多鼓励,使我对自己将要面临的考验充满了信心。

2015年4月16日,医院通知我下午手术,当我做好一切准备后却迟迟等不到下一步的通知,原来手术被推迟了。

那一晚我辗转反侧,彻夜难眠,脑海里思考着一件事:当我期待自己涅槃重生的时候,是否想过这意味着另一个生命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尽头?当我的家人在为我得以重生欣喜不已的时候,是否想过另一个家庭在为他们亲人的离去而悲痛欲绝?我们依靠捐献者的生命火种点燃濒临熄灭的生命引擎。当我们重新上路之时,我们的生命就不再属于一个人,而是承载着更多人的希望和祝福。

我的手术很顺利。三个月后我开始锻炼身体,从最初只能勾着背走路,到可以骑着车遛弯,再到一口气几公里快走,体力逐渐恢复,不到一年我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目前已经重回篮球场。除了每月一次的复查,我没有缺勤过其他工作日,以前负责的工作也逐一顺利上手,同事们都说我是“满血归来”“2.0系统更新”。

重生,使我明白了许多事情,曾经的许多哀怨和不满已经烟消云散。我将致力于参加公益活动,回馈社会,回馈那些曾经在我危难之时义无反顾伸出援助之手的爱心人士。我不想只做爱心的接受者,我还要做爱心的传递者,将爱心传递给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我现在是浙医一院志愿者组织“浙壹汇”的志愿者,每月我会去病房探望那些等待移植和术后恢复的病友,倾听他们的心声,和他们谈心,向他们传授经验,消除他们的顾虑,让他们以良好的心态迎接移植手术。同时也给病友家属一些指导,因为家人的支持是病人战胜病魔、回归生活的坚强后盾。

我们要缅怀那些伟大的捐献者,感谢他们的家人!是你们的爱心开启了我们重生的大门,是你们对生命的尊重,造就了我们生命的奇迹!你们是这一伟大事业的根基,世界因你们而更加美好!感谢那些参与器官捐献事业的工作人员,你们的辛勤工作为一次次生命接力护航保驾!感谢从事器官移植的医护人员,你们的高超技艺让一个个危重病人重获新生!

器官捐献是一项传递生命的伟大事业,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每一个接受器官移植的人体内都有另一个生命的温度,我们理应活出比从前更加灿烂的人生。我们要向社会宣传器官捐献的意义,传颂生命接力的感人事迹,号召全社会的人认识器官捐献,参与器官捐献,为那些渴望重生的人带去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