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医大研究生捐骨髓 7岁白血病女孩获新生
2017-03-03 11:27:43| 责任编辑: 管理员 | 来源:  


38261488474495284.jpg

▲杨博文捐献的179毫升造血干细胞

66911488474495331.jpg

▲杨博文开始采集造血干细胞

    兰州晚报讯(记者马文艳)3月2日下午,在北京空军总院,当甘肃中医药大学研究生杨博文得知自己的造血干细胞已经顺利植入白血病患者体内时,开心地笑了。同一时间,就在距离北京空军总院不远的另一所医院里,一名7岁的白血病小女孩因为他的义举,迎来了生命全新的开始。

    A

    大爱

    杨博文捐献179毫升干细胞挽救白血病女孩生命

    杨博文是甘肃中医药大学2015级中医骨伤专业班研究生。2010年7月,杨博文在一次采集活动中留下了造血干细胞样本,成为中华骨髓库甘肃分库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志愿者。2016年12月,接到甘肃省红十字会通知,他的造血干细胞与一位白血病患者成功配型。2017年2月25日,杨博文动身前往北京空军总院,做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准备。

    采集于3月2日上午8时许开始。经过4个多小时的采集,179毫升的造血干细胞悬液从杨博文的体内顺利分离出来,不久即被送往另一所医院。在那里,7岁的白血病小女孩诺诺(化名)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很久了。

    3月2日下午,当杨博文的造血干细胞顺着细细的输血管一滴一滴地流进躺在病床上弱小的诺诺体内时,诺诺的父母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至此,杨博文成为甘肃中医药大学第2例、全省第26例捐献造血干细胞成功的志愿者。

    记者连线杨博文时,正在休息的他坦言:“我自己本身就是学医的,知道造血干细胞配型成功的几率非常低。能够尽自己微薄之力帮助到他人,感到很开心。真心希望小女孩早日康复,健康成长。”

    B

    感激

    “虽然我们从未谋面,但您已经是我的亲人和恩人。”

    “亲爱的大哥哥,您好!得知您的骨髓配型相吻合并且愿意为素不相识的我捐献,我深深地被您的大爱和勇气感动了,我有救啦!”

    刘江是甘肃红十字会中华骨髓库甘肃分库的一名工作人员。正在北京空军医院陪杨博文采集造血干细胞的他通过电话告诉记者,诺诺父母托人给杨博文带来了一份感谢信:“从信里得知,出生于2011年的诺诺是个弃儿。更不幸的是,诺诺3岁时又查出得了白血病,但是亲生父母拒绝捐献骨髓。不过诺诺也是幸运的,养父母很疼爱她,积极联系为诺诺治疗。这次杨博文与她配型成功,给了这个不幸的孩子重生的希望,我们都替她感到高兴。”

    尽管杨博文表示,捐献造血干细胞救人,自己只是尽了一点微薄之力。但对于7岁的白血病患儿诺诺来说,杨博文哥哥的干细胞,给了自己重生的希望。诺诺的父母(养父母)更是将杨博文视为女儿的救命恩人。这一点,从诺诺的养父母代表女儿写给杨博文的信里可见一斑:

    “哥哥,我相信您的造血干细胞输到我的血液和骨髓里,必将迎来我的新生……人间有真爱,我也想尽我所能去帮助别人,您就是我的榜样。”

    “虽然我们从未谋面,但您已经是我的亲人和恩人,我们全家人被您的爱深深的感动,再次感谢,无以言表,有机会向您深深鞠一躬。”

    C

    祝福

    “希望她能顺利度过排异期,像正常孩子一样平平安安,健康快乐。”

    杨博文很关心诺诺的情况。当听到自己的造血干细胞当天下午已经成功移植给诺诺时,很是开心。这一点,记者通过电话那端他的语气都能感受到:“之前只知道是一个孩子,今天才得知她是这样的情况,我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希望她能顺利度过排异期,尽快好起来,未来的生活也能像正常孩子一样平平安安,健康快乐。”

    杨博文出生于天水农村一个普通的家庭,是什么让这个小伙子如此乐观向上?“我爸爸是搞医务工作的,妈妈虽然是个农村妇女,但她很开通。我捐献骨髓的事他们都知道,都很支持我。”

    “整个过程跟献血差不多,只是时间长一些,对自身基本上也没什么影响。”杨博文说。同时他表示:假如以后有人配型和自己吻合,自己还是会义无反顾地伸出援手。

    据了解,杨博文将于3月4日从北京返回兰州,继续学业。

    D

    呼吁

    加入中华骨髓库志愿者队伍给血液病患者生的希望

    据了解,2003年,甘肃省红十字会中华骨髓库甘肃分库成立。经过十多年的发展,目前志愿者有32000多人,涉及各个行业,有政府机关公务员、普通职工、老师、学生等。

    刘江表示,虽然不断有志愿者加入,但是和日渐增多的患者相比,还是远远不够。“每天面对那些因为血液病剃光了头发的小孩、老人,看到他们痛苦地挣扎,心里就非常难受,知道我们做得还远远不够。”

    刘江希望通过晚报,呼吁更多的青年人加入中华骨髓库志愿者中。“特别要呼吁的是:很多入库多年的志愿者现在配型出来了,但是他们的电话联系方式变了,没有办法联系到,希望他们看到这篇报道后,与自己所在地的红十字会联系,及时更改自己联系方式。可能有一名患者正在死亡线上挣扎,而你就是他活下来的唯一希望。”(本文图片由刘江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