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发红包”,公益创投新模式 广州社会组织公益创投开展第三年,政府支持“创业”,368个项目直接服务百万人次
2016-11-21 14:49:37| 责任编辑: 管理员 | 来源:中国红十字会  

■  化麦子   印锐

最近三年,广州的社会组织渐渐养成了这样一个习惯:每到年底便开始打听新一届社会组织公益创投活动的消息。一旦确定,他们便开始筹划项目参加活动。

这从侧面反映出广州公益创投活动给社会组织带来的变化。每年政府拿出一笔资金支持社会组织特定项目运作,有人将这种行为比作“发红包”。

三年来,广州政府投入5200万元用于公益创投活动,支持的368个社会组织项目直接服务超百万人次。在政府“发红包”与社会组织“抢红包”的互动过程中,公益创投的“广州模式”正在形成。

立规矩:政府资金扶持有“限额”

2008年前后,公益创投的概念从欧美进入中国,上海、东莞等地纷纷开始以公益创投大赛的名义进行效仿并本土化。到2012年,广州市正式将公益创投提上议事日程。当时不少社会组织已经“磨刀霍霍”,准备参加“大赛”。不过他们没有马上等到比赛通知,倒是先等到了一份文件。

2013年10月,广州市民政局联合市财政局出台了《广州市社会组织公益创投项目管理办法》(简称《办法》)。《办法》规定了公益创投项目要遵循“扶老、助残、救孤、济困”的宗旨。此外,《办法》还对创投主体、项目征集、评审、实施、监管进行了全面的规定。

“广州的公益创投活动要有自己的特色,因此我们先把规矩立好,再实施。” 广州市社会组织管理局登记处处长夏健说,国内实施公益创投的各个城市标准不一,以政府全额资助为主。广州的“规矩”则是,政府资助金不能超过项目总预算的60%,且总资助金额不超过30万元。

“在每届公益创投资助资金总额固定的情况下,限额资助也是为了让更多的社会组织有机会参与创投。”夏健说,与此同时,在筹措剩下40%资金的过程中,机构自身各方面的能力建设也能同步完成。

坚初心:找到真正优秀的项目

刚刚过去的“119消防日”,越秀区平安广州志愿服务总队的“穿越火线”项目亮相,这是广东省近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消防宣传体验活动。此活动连续三年参加了公益创投活动。

平安广州服务队队长邓跃晖说,参加第一届广州公益创投活动时,项目的名字都还没有想好。如今,服务队自筹资金、项目运作等能力都得到提高。

这正是广州公益创投活动的初心。在广州市社会组织管理局局长王福军看来,广州的公益创投活动就是要找到真正优秀的社会组织。有人质疑,三年了,同质化的项目似乎有点多。王福军说,这些项目都有差别,比如最“火”的为老服务相关项目中,出现了一项“喘息服务”,即让子女从照顾老人的压力中解放出来得到喘息,“这就是创新”。

还有人提出,从三届活动资助项目的名单来看,有接近三分之一的项目实施主体为社工机构。对此,王福军说,其实参与公益创投的社会组织既有行业协会、异地商会、普通社团,也有基金会和民办非企业,“只是我们更看重项目本身,优秀的项目和社会组织自然占比高一些”。

新思维:也来玩一把网上众筹

今年3月,广州公益创投项目首次上线劝募平台。这是广州公益创投活动进行到第三年,在反思和创新中开始的“新征程”。从以往两届的创投活动来看,社会组织要筹集40%的项目配套资金是个“老大难”的问题,怎样才能激发社会组织筹款潜力?

于是“互联网+”的思维来了。广州市民政局指导第三届公益创投活动的承办单位广州市社会组织联合会与中国扶贫基金会达成战略合作,携手腾讯公益,共同搭建联合劝募平台,动员组织69个创投项目开展线上众筹。

联合劝募平台自3月21日上线以来,共筹集善款超283万元,仅“腾讯99公益日”三天就飙升近220万元,捐赠人次逾3.3万人次。

有了网上众筹,社会组织公益金的使用和项目执行情况就需要接受更多“眼睛”的监督。为了让这种监督更科学系统,广州市民政局委托广州市社会治理研究中心作为第三方机构,对广州社会组织公益创投活动进行绩效评估,包括团队建设、承办服务和资金管理三个方面,“希望广州公益创投活动真正能通过各方参与,实现社会组织、企业和社会公众 1+1+1>3 的目的”。

数据说:广州公益创投这三年

2014年以来,广州三届社会组织公益创投活动,共资助368个公益创投项目,累计投入政府资助资金5200万元,实际撬动社会配套资金超过3300万元。

直接服务人群已超100万人次,间接受益人群更是达400多万人次。各创投组织和8000多名从业者在公益创投这个实践平台上,经受了锻炼,提升了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