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日记
2016-02-17 08:58:43| 责任编辑: 管理员 |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20160216095427_4066.jpg

红十字器官捐献协调员周玲在医院参与协调工作


■  周玲

早上从住院大楼走出来,似乎跨越了两个世界。室内灯火通明,微凉却不觉得寒冷;门外黑暗寂静,冬日的晨风凛然吹过,透过厚厚衣物,令人瑟缩。

天太早,户外仍是一片死寂。没有路灯,没有行人,一排排汽车整齐的停放在那里。天空看不出一点点亮光,眼前只有一片蓝黑的色彩。一排排小树安静地竖立着,柔弱的枝桠怯怯地向外伸展。

刚完成一例人体器官捐献的协调见证。程序的曲折,病情的反复, 手术室门口的紧迫匆忙,情绪的大起大落……所有这些并非个案,每一例捐献协调过程都会遇到。任何一位捐献者都是了不起的英雄,唯有全力以赴、用心对待,方才对得起这份无私大爱。

毕竟是清晨,天空渐渐有了些许亮白,急诊科病区,卫生员已开始工作,偶尔听到有人咳嗽、说话。医院门外,小摊点已经摆放到位,轻声却不失热情的叫卖,衬着炉灶上的腾腾热气,竟似有了些生机。我的内心也渐渐平缓下来,不再如先前紧绷着弦,为那些不再陌生的家属们揪着心。

整晚在病房和手术室,没顾得上喝水,肚子早已发出提醒,却没有进食的欲望。有的士闪着红灯经过,也无心招手叫停。就这样朝着家的方向,一步一步机械地往前,继续着自己的思考:生命、情感、价值……

捐献协调员的工作流程是相对固定的,我们按照程序框架工作,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是共性且程式化的。然而,每一位捐献者又有其个性特征,个体情况、家庭氛围、经济条件、思想状态、内在诉求都不同。所以,每一例捐献完成后,内心的感受也会不同。

天渐渐亮了起来。 朝东的方向有建筑物隔挡着,看不到日出的景象,却可以见到头顶的天空透出了红色的光。看时间,快到六点,我匆忙叫了的士回家,为家人做好早餐,待先生儿子出门后,靠在沙发上,烤着火,闭目养神。补觉是不可能了,上午约人来办事,来不及更改,还是得去办公室的。毕竟,我只是兼职协调员,还有大量其他工作需要完成。

捐献完成不等于工作画上句号,还有后续的其他事务要完成。每一例捐献都是一次宣传,即便因为家属不愿宣扬而仅限于小家庭范围,我也力求做到令他们满意,让他们感觉做出这个决定是值得的。至少,在今后的宣传推动中,他们不会成为抗拒的力量。

然而,我的内心是压抑且孤独的。

代表红十字会作为第三方参与捐献协调,意味着在工作中必须始终坚持中立的态度,客观地按照法规要求开展工作。所以,与医院协调员既是工作伙伴,又必须保持相对独立,其中免不了一些碰撞。面对家属时,有质疑、难以达成的诉求,又或者是高度的信任或依赖,无形中要增添许多担当。

压力是必然的,却又无从开解。与家人说?他们会心疼甚至抱怨,然后提议不如改做别的工作去。向同事说?单位只有我一人承担此项工作,其他人没有走进这个专业领域,没有亲历生死和挣扎的过程,仅凭想象揣度,是无法体会那些复杂感受的。

身累,心更甚之。

没有宣泄的渠道,靠自己慢慢调整。因为涉及诸多隐私或不便公开的内容,不合适文字记录;积累了太多感伤只能哼唱忧伤的歌,反而凭添愁绪;工作事务繁忙没有专项休假权利,来不及静思和调整……唯有一个字:扛。

人是有韧性的,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自我调适,前提却是要张弛有度。长时间的强拉力下,终有无法克制的时候,所以会在某时某刻情绪失控哽咽落泪,却得不到理解。冷暖仅自知。

用心的辛劳还是有所收获。捐献案例逐年上升且居较高水平;合作的医疗机构有了瞩目的成绩;与高大上的机构衔接沟通圆满完成特殊捐献案例上了央视新闻联播;参加了首届国家协调员师资培训班并尝试教学;结识了全国各地最优秀的同行并从中受益;了解了未来时间里器官捐献的发展思路和方向……

短短几年时间,国家器官捐献事业实现迅猛发展。从2010年启动试点,到2013年世界卫生组织官员表示“中国器官移植事业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再到2015年中国器官获取组织联盟大会主题“阳光下的生命延续”,每一步,都走得稳健却艰难。

2012年,比我年轻许多的老师在课程里说:让爱的光照耀前路。几年来,自己也有了体悟:温柔而坚定。没有待遇,没有荣誉,没有归属感,缺乏理解和认同,却始终靠着信念和责任,勉力坚持。

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只是一个相对生僻的工作类别,到2015年底,全国仅1054人在岗。 但是,从我国的器官移植遭受国际诟病,到走到正确的道路上,再到走在阳光下,离不开这些人的坚持和努力。我们不是单纯地完成这份工作,而是在实施一项神圣的生命工程。我们每完成一例捐献,就可能帮助到几名在生死线上徘徊的重症病人。所以,我们不能把这份工作当成赖以谋生的职业,当作走程序;而应用心对待,不断在工作中思考、总结、调整和分享,只有这样,我们的工作才有可能更深入人心,才有可能挽救更多等待中的生命。

也只有这样,我们自己的生命才会更有价值。

该去办公室了。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斜斜地洒落在阳台的一角。有光的地方是暖的,照不到的地方,依然透着凉意。

我会始终坚守。也期望在不久的将来,随着器捐事业发展进程加快,能有更多的阳光照耀到我们身上。